主页 > I慧生活 >为什幺全球顶级经济学者争相求职Facebook和Amazon >

为什幺全球顶级经济学者争相求职Facebook和Amazon

为什幺全球顶级经济学者争相求职Facebook和Amazon

美国国家商业经济协会组织的四月聚会中,名为 Michael Bailey 的 Facebook 研究员向他的同行展示了这样有趣的事实-- 如果生活在底特律的人,拥有生活在高房价地区的大量 Facebook 好友,那幺他有很高的机率会愿意承担家庭中的更多费用支出。

根据他们的调查研究报告,Bailey 和他的共同作者将美国境内超过 52.5 万家庭日常消费的公开记录和 140 万 Facebook 使用者的匿名数据进行配对。

NABE 执行董事 Tom Beers 坦言这场聚会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科技公司经济学者的正式聚会,吸引了消费者网际网路产业众多明星企业的经济学者。这场在旧金山联邦储蓄银行举办为期一天的聚会中,吸引了辅助研发 AdWords 商业的 Google 经济学者 Hal Varian、为公司溢价策略提供反驳早期研究称计程车司机不会在雨天工作的相关报告的 Uber 经济学者 Keith Chen 等经济名家到场,此外在本次聚会上还有来自 Amazon.com、Netflix 和 LinkedIn 等科技公司的经济学者,他们也分别阐述了他们的工作成果。

随后,这些科技巨头的经济学者共同前往 AT&T 公园观看旧金山巨人队和圣地亚哥教士队之间的比赛,最后前者以 5:4 的比分险胜。

网际网路房产中介商 Redfin 的经济学者 Nela Richardson 表示:「这就像是 Geek 的梦想变成现实。」

这场聚会为经济学者们提供了关于科技产业最新趋势和成果的交流契机。Beers 表示在 20 世纪 50 年代后期和 60 年代美国境内的公司掀起了雇用经济学者的热潮,当时在电脑的辅助下已经让经济分析成为可能,而且这些企业正寻求专家的帮助来预测商业週期的波动。时至今日,商业领域再次掀起了雇用经济学者的狂潮,而这次刺激繁荣发展的背后原因,是用于储存和整理经济模型网际网路生成数据和工具呈现爆发式增长。

现在经济学者的工作就是从中提取焠鍊出洞察见解,帮助企业改善产品线或者使用者体验,甚至还能为制定公共策略提供研究支援。

人力招聘网站 Glassdoor 的首席经济学者 Andrew Chamberlain 表示:「现在你会发现都是这种拥有庞大数位化数据的新型企业,不仅如此,它们的数据能够描述人类的行为模式」。

根据美国劳动统计局的调查数据,截止 2015 年 5 月共有 11500 位经济学者在企业任职,而在 2010 年同期在企业任职的经济学者不足 5580 位。Bailey 称 Facebook 的数据科学团队聘用了大约 25 名经济领域的哲学博士;而美国境内的大型银行也都会雇用类似规模的经济学者。根据 NABE 网络活动得参与者透露,电商巨头亚马逊甚至还雇佣超过了 60 位经济学者,其职业生涯页面罗列了超过 30 多个空缺职位。不过目前亚马逊官方并未就此事置评。

对于那些即将从博士毕业的年轻经济学者,科技公司能够为其提供远离学术疯狂竞争的缓冲期或者更贴近真实的尝试解决问题。Airbnb 的数据科学管理者 Bar Ifrach 认为在一些至关重要的经典经济问题上,企业是藉由观察购买者和销售者关係来证明经济学专业技能与知识的最佳场所。

他表示:「我始终认为学术是理解高层次市场应对问题的重要钥匙。」

对于家庭装修网站 BuildZoom 的首席经济学者 Issi Romem 来说,在科技产业工作是继续留在湾区的一种方式,当他于 2013 年获得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博士学位,相较拥挤的学术产业来说这无疑提供了更为光明的前景。Romem 的工作包括指导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团队从美国市政当局网站和出版的原创研究中提炼出建筑许可数据。

这个创意正如 Stan Humphries 为公司创建品牌知名度所做的事。他在 2005 年加入 Zillow 公司来研究演算法来预测房价。当房地产市场开始暴跌的时候,Humphries 就被赋予首席经济分析师的头衔,并为那些寻找数据和评论的记者提供深受欢迎的资讯。

「当你依然从产业内部人士口中听到『Yes,房价调整已经结束,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障碍了,请大胆的继续前行吧』的时候,我会勇敢站出来向你说『No,我们将会看到房地产市场衰退的另一个两年,接下来我们会向你解释。』」现在已经成为 Zillow 的首席分析师的 Humphries 说:「我们认为应该尽可能準确的赢得消费者的尊重。」

由数据驱动的科研发布出版已经成为网路业务的主流策略,包括家装设计心创公司 Houzz、类似于 Indeed 和 Glassdoor 的人力资源网站。在 Calculated Risk 上涉及房地产市场的知名部落客 Bill McBride 表示更多的资讯通常被认为是好的,但需要考虑是这些数据是从哪里收集且应该如何进行分析梳理。

「某些私人数据完全无用。」他表示:「这并不是说人们生产的数据并不好,或他们不辛苦工作。而是整个动机本身就有差异。」

在史丹佛大学任教的前微软首席经济学者 Susan Athey 表示在数据爆炸的初期,科技企业试图允许经济学者继续涉足学术界来吸引这些重要人才的加入。最近,亚马逊现在已经成为这个规则的例外,她表示亚马逊严格控制内部经济学者所生产的科研报告。儘管如此,亚马逊的经济学者团队已经获得足够的规模,且所生产的报告质量足以媲美世界顶尖大学的经济学系,Athey 表示,这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公司提供了访问专属数据的权利。

她表示:「在史丹佛大学我无法实现针对数百万使用者的实验。当你意识到在大学环境中无法验证那些有趣的问题,那幺你自然而然的就会想要出来并为其中一家公司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