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生活卡 >「年少得志」的迷信,让每个年龄层都苦不堪言 >

「年少得志」的迷信,让每个年龄层都苦不堪言

「年少得志」的迷信,让每个年龄层都苦不堪言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不晓得你有没有听过有一种说法:如果在三十或三十五岁以前还没当上温拿,就等着当一辈子的鲁蛇吧。我是不晓得还能怎幺样啦,只是知道这种说法,让很多人提早在三十几岁就面对中年危机。

没错,年纪愈来愈大,「近的记不住,旧的一直讲。躺着睡不着,坐着打瞌睡」等等状况的发生频率就越来越多。然而,年纪增长就只能愈来愈不堪吗?不趁年少轻狂或血气方刚时有所一番作为,人生的巅峰就望尘莫及了吗?

一再收到长辈图、或者看到太多长辈盲目追随某些把选民当作好傻好好骗的政客而成为不理性的粉丝,确实很难相信人脑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得更加成熟稳重。或许,有不少中老年人,已经没有任何追求进步和成长的自我要求了,差不多可以算是死了,只是还没有进棺材而已。

但难道,就因为如此,我们该全力让青少年卯足全劲、全都不输在起跑点吗?如果大家都年少有为,是否就此生无憾了?

除去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开们不算,在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一再听说有好些科技金童,在二十岁出头就赚到我们整辈子都不太可能赚到的好几打桶金,彷彿年轻就是唯一的本钱。难道要出人头地,愈晚就愈不可能了吗?

在这个崇拜年少有为的时代,里奇.卡尔加德(Rich Karlgaard)逆势用《大器可以晚成:当世界沉迷年少得志,耐心是你成功的本事》(Late Bloomers: The Power of Patience in a World Obsessed with Early Achievement)这本好书昭告天下:大器不仅可以晚成,年少得志还可能戕害身心健康。

卡尔加德自己的人生历练颇奇葩。他年轻时是大家认知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学生。他自认从小就无法写出通顺文章,只有体育成绩突出。因为教练把他的比赛表现搞错了,他居然误打误撞地转学到史丹佛大学。

他在这家西岸名校念书时,尽量选择营养学分。由他玩四年侥倖毕业后,这位名校毕业生到处当洗碗工、夜间警卫、临时打字员等,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还会在工作时恍神、偷懒,跟同事起莫名的争执,还会趁在酒铺值夜班时偷酒喝。可是(人生最厉害的BUT),这位鲁蛇居然在二十六岁时开窍,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他的夜间警卫同事可以只是只狗,他接着在三十四岁时创办硅谷第一份商业杂誌,并在四十四岁当上《富比士》(Forbes)杂誌的发行人。

里奇花了五年写这本《大器可以晚成》,为我们介绍大器晚成者的强大优势,以及各种乍看之下是坏处的好处。在书中,他将带领我们见识许多刚出场时几乎注定无可救药的鲁蛇们,怎幺逆袭成为令人羡慕的人生胜利族。这些案例都令人印象极为深刻,其中一些还是我们极为熟悉的例子,例如《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作者J. K. 罗琳(J. K. Rowling)和大导演李安。

这些名人有没有可能仅是少数案例呢?里奇应用了大量心理学、认知科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说明为何大器晚成不仅是可能的,甚至还应该是常态。在《大器可以晚成》中,里奇精心地分析我们的大脑需要时间才能发育成熟,同时也需要耐心和经验,即使天纵英才,也要经过一番摸爬滚打的淬炼,要不然可能就是小时了了的昙花一现。毕竟人生并不是一场百米短跑,而是场马拉松赛跑,并不是赢在起跑点就能最快跑到终点,在不同人生阶段应该应用不同的策略。

《大器可以晚成》检视我们如何逐渐疯狂强调及早成功,以及个人和社会因此付出的代价。社会上愈来愈流行年少有为的观念,青少年就得承受更大的考试压力,不仅犠牲其他能力的培养,也没有给予他们足够多的时间培育健全的人格和探索人生的兴趣,甚至也让他们错过试错的宝贵经验。这些急功近利的心态无疑是揠苗助长,会有欲速则不达的恶果。当青少年的童年和青春被剥夺、他们愈来愈焦虑和抑郁时,我们却嘲笑他们是草莓族,这公道、公平吗?

里奇赞成近年愈来愈流行的壮游年(Gap year,或称空档年)。这个概念兴起于西方国家,一些青年人高中或大学毕业后休学一段时间,进行长期的海外旅行和游学,感受国外与众不同的社会文化和环境。他也指出,在一些有义务兵役的国家,如以色列、瑞士和新加坡,他们的年轻人更加成熟,有较低的吸毒率和酗酒问题。

无独有偶,英国剑桥大学的临床兽医解剖学家大卫.班布里基(David Bainbridge)在《中年的意义:一个生物学家的观点》(Middle Age: A Natural History)这本科普书中也指出,中年人在许多方面的表现并不输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中年的脑袋是更成熟稳重的,能够更睿智地处理问题,还有中年人情绪稳定且擅于内省。

许许多多真正大器晚成的温拿,因为不爱出风头而被大众媒体漠视。也或许,四五十岁攀上人生巅峰不是新闻,二十岁才是!就像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镁光灯因此过度集中在少年得志的特例上。

相较崇拜英雄出少年的美国文化,台湾除了对青少年学生施加的升学考试压力有过之而无不及外,似乎没有那幺崇拜年少有为,毕竟多少受了儒家敬老尊贤的文化影响。然而,我们对中年人的歧视可能较他国更多──四、五十岁成了一个令人尴尬的年纪,不像年轻人那幺冲劲十足、肝已不再新鲜,可是却仍有很大的工作和生活压力,难怪在不同国家和文化,这个年龄阶段往往是人生中幸福感最低的。

各种统计资料都显示,企业的平均寿命愈来愈短,甚至比一个人一生工作的时间都还短,即使是知名大企业也可能如此。因此,未来只会有愈来愈多人因为企业倒闭、裁员或併购而需要更换工作。中年失业是很多先进国家正在面临的问题,当新鲜的肝又廉价又好用、所需的工作又有高度的可替代性,很多企业愈来愈歧视年纪较大却离退休还有好一阵的应徵者。如果没有大器可以晚成的信念,仅认定三十岁以前才需要努力不懈地学习,那幺无疑是作茧自缚。

在看似有铁饭碗的学术界中也有类似的问题,在国家大量资源的投注下,年轻学者甚至可能获得更多资源,而年长的学者握有资源分配的生杀大权,可是在事业中途的学者,比上不足、比下无余。明明可能成为像是《大器可以晚成》书中那样令人津津乐道的案例、可能再攀上另一座巅峰,却硬生生被现实狠狠踹下。科学研究是为了更理解真实世界的运作,国家机构是否应该更科学地运用资料和知识来製定科研政策,而非单凭长官拍脑门的想像?

《大器可以晚成》真的是一本老少咸宜的好书,也值得许多为子女教育感到焦虑不安的父母参考,在这个速食的年代,更应该深思一番,我们是否应该要为积累更多、更优质的经验,以及更妥善驾驭我们的能力,而需要更多的耐心,迎来一生更多的可能性!



上一篇: 下一篇: